千姐

时之歌、凹凸世界、阴阳师。

【维赛】若你碰到他

*维鲁特×赛科尔bl向
*毫无相关的bgm:蔡健雅-抛物线(没连接,想听的自己找(x
*ooc慎入

-

如果再遇到维鲁特•克洛诺,会怎么做?

赛科尔已经不记得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多少次了。

正值炎热盛夏,他坐在窗边头靠着墙,有些无聊的的望向窗外苍穹,看那些随着风变化的云朵。

那朵云像一只小白兔呢,他想着。

可惜没有红色的眼睛。

咬了一口开始融化的苏打雪糕,滴落了糖水将手指弄得黏腻,他皱了皱眉,三两下随意解决掉冰品后起身去洗手。

被放任的思念随着洗去的黏腻被冲走,却毫无干枯的迹象,从内心源源不绝的涌出,将他的思绪填满。

如果再遇到维鲁特,大概会送他会一巴掌吧。

略微粗鲁的洗了把脸,水珠滴答落下,从镜子看着狼狈不堪,乱糟糟的灰蓝短发像是许久未整理,赛科尔觉得有鸟儿来筑巢也不意外。衬衫前被水泼湿一小块,成了半透明的贴在肌肤。那里曾经得到那人宠爱,曾经有着象征爱的记号。

他勾着嘴角笑了,不知是对「送他一巴掌」这个答案十分满意,还是在嗤笑自己现状。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哦,哦对了,四年前。出了趟任务便再无音讯,人间蒸发,生死未卜。

他们,那些高层长官是这么说的,赛科尔却始终认为维鲁特还活着,活得好好的,而且也一样的正想着自己。即使他总会梦见那双赤色双眸,眸里像是被抽光空气般,赤红被瞬间抽走徒留死寂般的灰。

自己的搭档被独自外派到陌生之地,赛科尔当下是十分不满意的,为此还跑到长官那儿大闹了一场,最后是维鲁特十分执着的让他在家里等着,等到他任务完成归来。

那时的笃定还能实现吗?

赛科尔叹了一口气,后脑勺有点疼,伸手揉了揉。维鲁特以前也会帮他揉揉脑袋,在他们心血来潮一起洗澡的时候,两人挤在浴缸里,一人背对着玩起泡泡,另外一人则是抬手为前面的幼稚鬼洗头按摩。

来泡澡好了。赛科尔想。

伸出指尖测了一下水温,刚好的微烫。其实赛科尔更喜欢冷一点,但是维鲁特却习惯泡的热些,于是赛科尔也跟着泡热水澡,不知不觉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无视那些飘着的蒸气,他抬脚慢慢的进入浴缸,坐下时溢出的水哗啦哗啦的跑离自己身边,他脑里居然有了想挽回水的冲动。

真是荒谬...什么鬼想法他翻了个白眼。

原本应该拥挤的浴缸多了空间,实在不习惯。他试着伸直脚,发现居然可以成功,但是内心却有些空虚。

太可笑了,赛科尔。你是在矫情什么?

他轻声对自己嘟哝着。

咖哒。

是熟悉的步伐。

他听见那人回来了。

那个总是擅自闯入自己思绪的人。

此时他的内心像毫无涟漪的湖泊,飞来一只红眼蜻蜓轻轻的点在水面,激起了一圈又一圈无止尽的波澜。

维鲁特,你等着你该得的耳光吧。

赛科尔弯起唇,闭眼享受独自一人的泡澡。

-end.

【双星】猫

十分缓慢的更新。而这是混更,字数很少。
还在寻找脑洞和手感,最近都抓不到角色性格。

-

人称J神的埃蒙养了一只猫。

这只猫全身皆是毛茸茸的雪白,唯有耳朵及猫掌是棕色,颈子总是轻绑了一条水蓝缎带,系上一个小巧可爱的蝴蝶结。

猫儿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作格洛莉娅。

埃蒙在健身时,小猫总会轻轻一跃跳上埃蒙肩头,稳稳的趴在他的肩上随着主人的伏立挺身高高低低,偶尔伸出小掌轻轻戳着自家主人的脸颊,即便对方毫无回应,仍然自个儿玩得挺开心。

又或者是埃蒙练武,也会在一旁看着他挥剑,一边拭毛等候,听到她喵的一声,就可以知道主人已经练习结束,猫儿又能吃好料啦。有时会心血来潮,毫不畏惧那挥动速度极快的大剑,直直往前走向埃蒙,趴在他的脚边用尾巴轻轻扫着主人的腿,也不怕自己被攻击,因为她知道主人始终在注意自己的安危。

跟着埃蒙一起到了饭桌,轻轻一跃跳上桌面,有些迫不及待的看着主人为她准备好吃的,手还没离开盘子就感受到小猫咪用脸颊蹭了蹭,像是表达感恩之意。埃蒙也总是用有些粗糙的手指顺着她的毛,让她安心的吃。

猫儿特别喜欢玩弄小零件,不管是齿轮或是螺丝,两只小掌拨弄着就玩的直喵喵叫,瞇起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也不怕牠将零件吞下,毕竟猫儿可是很聪明的,完全不让主人担心。

小猫的身体其实有些虚弱,每天都得在食物中参点缓和病情的药物,虽然苦涩却不得不咽下,因为每次她都能看到自家主人每次将药拌入食物时,紧抿的双唇和那双黯淡的赤色双眸。

格洛莉娅是一只乖巧的猫,可爱的猫,有时候也会调皮,但她就是埃蒙最喜欢的猫。

而知道这件事的人们,也都知道那已然病逝的格洛莉娅,也是埃蒙最喜欢的人。

【连若】太阳与森林

#阴阳师

#一目连x般若bl向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私设满满,自行避雷

#现代paro-咖啡馆店员×客人

#取名废,别打我(吐血




1.


不知何时,般若开始在意起那个柜台小哥。


过长的浏海遮住了一边的眼眸,但阻挡不住温柔的视线。总是勾着浅笑面对各式各样的客人,不管如此刁难都毫无怨言,那抹笑颜总是赏心悦目。


少年漫不经心的咬着吸管,用力吸了一大口,瞬间漫延口中的甜蜜是冰凉可可。一双金眸巴答巴答眨了两下,视线始终无法从那人身上移开。


他真好看。


般若想着,毫无自觉杯中饮品已被喝尽。恋恋不舍的将目光移回桌上笔记,他可没忘记自己天天来此店的目的,不是为了看帅哥而是读书。


从音响缓缓流淌的优雅古典乐,空气中弥漫的咖啡香气,齿舌间流连的可可,甚至是那人的侧脸——


不不不,又想到他了,这样可没法专心。


般若甩了甩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抛诸脑后,似是对自己赌气般鼓起脸颊,双手一捏,所有杂念一并排除,专注在考试重点之上。




2.


真可爱呢。

空闲着的一目连正好瞧见方才少年的举动,不禁失笑。笑弯了的眼似乎谁也没见过,大家印象中的一目连,总是温柔的勾着嘴角,十分有礼貌,却少有人能将他逗乐。

这孩子天天来报到,大概是个乖巧的孩子吧。

般若。

一目连在嘴里默念着他从少年的校服上看见的名字,垂着眸眼底皆是笑意。


「笑啥呀你,痴汉呢?」一旁伙计看着一目连不寻常的样子,都快以为这家伙吃错药了,笑得如此开心。


「...没什么。」一目连收起笑声,迎接下一位到来的客户。



3.


般若哪懂得什么少年情怀啊,他只是觉得这店员长得可真是好看,举手投足都美得无话可说。手中的相机喀嚓喀嚓,不知道按下多少次的快门键。


一边窃笑着一边看着「战利品」,般若捧着相机喜滋滋,笑得像是个傻瓜似的。


「小朋友,你一直在偷拍我啊?」


背后沉稳的声音让般若吓得身体都颤了一下,僵住不敢动弹。「不不不,我哪敢、我哪敢...」人说作贼心虚,大概就是这样了吧。好一会儿,般若这才反应过来,皱起眉头咕哝一句:「我才不是小朋友,我都16岁了。」


「好吧好吧,你叫般若,对吧?」一目连坐到般若对面的位置,支手撑头微笑:「我观察你很久了,你有偷拍我吧?我说错了吗,般若同学。」


名字从那人口中念出的瞬间,少年竟不自觉起了鸡皮疙瘩,耳尖一阵殷红悄悄爬上,般若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发烧,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任何反驳话语,最后还是垂下头,嘟着嘴不敢吭声。


一目连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那一头金发,语气依旧温柔:「行了,这次就放过你,以后不可以这样了。」看着对方总算送了口气,心中也不知不觉晴朗起来。


取了一旁少年复习时用的笔,拿起纸巾刷刷刷的在上头写了一串字,笔头在纸巾上点了又点:「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观察你的这段时间发现你算数方面似乎不太行,可以问问我,我这方面挺不错的。」又沉默了几秒,他抬眸轻笑:「我叫一目连。」语毕,便起身回去岗位。


般若愣愣的看着那人离去,小心翼翼捧起那张纸巾,上头字迹清秀,写着那人方才告诉他的名字,还有一串号码。


一目连...是吗。


胸口竟有些暖和,般若不经意的弯起嘴角,甜滋滋的感觉在心头流窜。




4.


于是两人的对话除了点餐内容,又多了些其他事情。例如学习、例如工作,例如自己、例如对方,例如现在、例如未来。


「我以后想要当演员。」般若一边用吸管搅着热可可一边说着。天气逐渐转凉,身上衣着已换成冬季制服,有些过大的毛衣懒散的随意穿在身上竟也不失好看。「我那么好看,演技也是可圈可点,以后一定要当上模特儿啰!」


「你的演技...」一目连愣了一下,想起当初这人偷拍被抓包时的囧样,又噗哧一声掩面笑出:「不予置评。」


般若无语。忿忿的将一肚子委屈发泄在饮料上,狠狠的咬了又咬,塑料吸管被咬得不复原样。一目连无奈的笑了笑,动身又拿了个新吸管递给对方:「我开玩笑的,这职业很适合你哦,要加油。」抬手捏了捏般若软嫩脸颊便回去工作了,留下少年愣愣待在原地。


「那天会那样...还不是因为你。」般若悄声咕哝着,不知是否热可可冒着热气,蒸得脸颊发烫。是谁心里冒出名为憧憬的萌芽,又是谁漏听谁的心里话,只瞧见那人脸颊泛起一阵酡红,胸口一阵鼓噪。




5.


平安京难得下起大雪。像是象征纯洁的白玫瑰,花瓣撒落一地,捧起落在手掌心的雪花,一眨眼消纵即逝,徒留一摊水渍,不只是要留下什么证明。


究竟是体温还是滚烫的心思融化了冰,反正某个因为看到雪,兴奋的大玩一番雪球大战的少年,现在只能卧病在床,通红的鼻头无力吸了吸,伸手抽起快要见底的纸巾奋力擤着,反手一扔,掉在地上。


今天般若因发高烧而请假未去学校,而咖啡店自然是没办法去了。如果那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肯定会责备自己没照顾好身体吧?自嘲似的笑了笑,取了一旁床头柜的手机,下意识的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喂?」


那人在电话那头显得疑惑,般若这才发觉自己干了什么好事。肯定是病成傻子了,自己不想被骂反而自己打电话过去了。操着沙哑的嗓音,他悄声抱怨着:


「我生病了,发高烧。」


「一目连,你来陪陪我呗。」


对方沉默了好久,好像时间静止似的。正当般若以为对方根本没听见自己所说的话,咬着牙要关闭通话时,那人出声了:


「你家地址。」


这一年,般若十八岁。




6.


般若自个儿住在一间小套房,因为老家离学校太远,只能这么搬出来。虽说一个人有些事情上着实不方便,但对习惯独处的少年,这样是再好不过的了。


托着沉重的步伐,开了门只见气喘吁吁的那人,提着一袋超商买来的食物,空闲的一手撑着墙还在平缓呼吸。


「你何必呢?」般若皱了皱眉,原本发冷的身子却暖和了起来,伸手接过对方沉重的袋子,拉着那人双手进了屋子。


「呼...你是怎么感冒的?」被强压坐在沙发上的一目连好不容易放松下来,抬眸是一双翡翠色瞳仁,担忧神情毫无掩饰,像是要把般若冲昏头似的,让他有些招架不能。


于是,般若就这么把事情缘由告诉了对方。


「...真像是小学生呢。」一目连揉了把般若的金发,递给他一杯方才在超商买的热可可:「生病了要喝热的东西,给你吧。」


般若瞇起了眼,这不是一目连做的热可可。少年像是赌气般撇过头,紧紧抱着怀里抱枕不愿意接手。我要他做的热可可,我只要他做的热可可。


「你不喝吗?」一目连看不到少年泛红双眸,悻悻然的将饮料放回袋子里,看着般若看了老久,双唇微张却不出半点声响。


般若察觉到沉默,偏头望向缩在沙发上的那人,疑惑问道:「你是不是要对我说什么?」想了想,又接了一句:「如果是要骂我没照顾好身体,你就骂吧,我已经作好心理准备了。」


一目连摇摇头,过长斜浏海遮住脸,看不出一丝丝情绪,只听得见这人轻轻叹息。


「不是要骂我啊?难道是要和我表白吗?」般若不知是哪里抽了风,有些半开玩笑的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人,「喂,一目连,你该不是喜欢我吧?我长得那么可爱,也不是没可能啊对不。」


只见沙发上那人僵直了身躯,几秒后弯下身子支手扶额,转头只有一只眼睛露出,翠绿之中似有微风般的温柔,一目连带着无奈的轻笑。


般若一辈子都忘不了他那时的笑容。


「是啊,我该不是喜欢你吧,你长得那么可爱,也不是没可能啊对不。」


「我喜欢你啊,般若。」


沉默。

还是沉默。


当金黄太阳与青绿森林相遇。


轰地一声,金眸少年脸庞涨起绯红,视线不知为何有点模糊,乱七八糟的思路在过热的脑子里肆虐乱窜,太阳穴胀的发疼。


这什么,喜极而泣吗?太没用了吧。原来他喜欢我啊,那我喜欢他吗?我一定是喜欢他的吧,那接下来呢?下一步要干嘛?然后呢......?


然后碰地一声,少年昏倒在谁身上。




7.


般若。般若。般若。

是谁低声喊着他的名字?


般若。般若。般若。

这声音真好听,好熟悉啊。是谁呢?


迷迷糊糊的睁眼,是翡翠般清澈的双瞳。

这眼睛真好看,好熟悉啊。是谁呢?


「你醒了?没事吧,你突然晕倒了,我很担心。」那人指尖轻拂过金色发丝,有些愧疚:「抱歉,吓着你了?下次不会再这样了,对不起。」


哦,这不就是那个刚才向他表白的家伙,那个超好看的咖啡店柜台小哥,那个叫做一目连的人吗。


呵,吓着我?那么突然是谁都会被吓到吧。下次?还有下次啊?表白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哪有下一次。


而且,你不需要道歉的啊,谁叫我也喜欢你呢。


在心里咕哝着的般若,似乎没有发现自己正枕着某人的大腿,皱着眉下意识的就往对方怀里缩了缩:「头疼。」


一目连愣了一下,无奈的勾着嘴角,伸出双手揉揉怀里少年的脑袋瓜,动作轻柔、力道适中,很快般若紧锁着的眉头便放松下来。


「我喜欢你。」般若闭着眼叨叨絮絮:「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你了,但是我不知道。你刚刚说喜欢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那股奇怪的感觉是喜欢。但是我和你差太多了,你走在好前面好前面,而我还只是个小孩子,这不公平。」一边说着,般若将脸往对方怀里埋了埋,耳尖子的嫣红却还是逃不过对方眼睛,被一目连小力的揪了一把。


「我什么时候走在好前面好前面了?我一直都在你旁边呀。」一目连手中动作继续,语气倒是放松不少。刚刚般若昏倒的时候可是吓了他一大跳,急急忙忙的将少年抱起,好一会儿才让般若能舒舒服服的枕在自己腿上,因为害怕只能一声声的在那人耳边叫唤,幸好最后还是醒来了,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放下。


结果还是慌了手脚,那人倒下的一瞬间仿佛心都冷去一半了。


一目连也没想到的是,怎么就这样莫名其妙,将自己丝毫没有察觉的心思说溜嘴,更没想到,对方居然也是这么样的想法。


究竟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呢。


「你的身高也比我前面啊——」般若哼唧着,蹭了蹭对方才面向上躺着,一手无聊的玩弄那人长长的浏海,柔顺的发丝手感意外的不错。


这番话让一目连不禁笑了:「噗...这我就没办法了。没关系,你还能长。」胡乱的在对方头顶摸了一把,伸手握住般若那只玩着自己头发的手,还有些微烫,大概还在低烧。


般若没有缩手。


一目连的手掌有些冷,和仍在发烧的般若成了对比。少年将对方的大掌拉到脸颊敷着,冰冰凉凉的可真是舒服极了。


为什么要缩手?眼前这人是我喜欢的人,是我的人。我的东西当然要抓着不放手,谁放手谁是狗。


「一目连,我喜欢你。」莫名其妙的说出口,但般若哪管那么多,他只是想让眼前的人知道自己心意。握着对方的手紧了紧,金色双眸饶了一圈,最后停在那人脸上,勾起嘴角笑了。


指腹蹭了蹭少年眼角,将枕着自己双腿的某人撑起,有些宠溺的捧着他脸颊,鼻尖蹭着鼻尖:「嗯,知道了。」相视一笑,在两人心中的小花苞,刹那间绽放出粉红色小花,随着加快的心跳一颤一颤。


「我也喜欢你。」伏身,在金色碎发上留下浅浅一吻。




8.


受不住般若百般请求,今天一目连住了下来。打了电话请假后看到某人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这位咖啡店小哥头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上了贼船。


明天是周六,可以晚起。


般若一脸病恹恹的拖着步伐,伸手扯了扯对方衣角,抬眸便是一层雾蒙蒙:「我头疼,睡得不安稳,你陪我睡好不好。」


「我睡沙发你睡床,就这样,快去洗澡。」一目连无奈的弯下腰,抬手用食指关节刮了一下少年的鼻尖,不再理会对方的百般纠缠。


般若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说服对方陪自己睡,嘟着嘴跑去洗澡了,一目连继续收拾着方才买的瓶瓶罐罐。待会儿让他吃点零食吧,垫垫肚子再吃药。一边想着,时间竟不知不觉过去了。


蒸气从浴室中冒出,慢吞吞走出来的般若随意罩着一身过长衬衫,头上还披着一条毛巾,湿漉漉的头发滚着透明水珠,落在衣服渗透而消失。两条白皙的腿亮花花的,一目连觉得这孩子大概是来自找苦吃的。


「头发干了去睡觉,乖。」从牙缝里挤出的话竟让喉间有些发疼,撇头啧地一声,一目连强压下想直接打横抱起眼前少年的冲动,恢复镇静的说着。


「你帮我吹吹呗,我身体好酸呀,抬不起手了。」般若拿着吹风机凑近对方,将手里机器强塞到那人手里,眨着双眼可怜楚楚中带着一丝丝狡猾:「你知道的,发高烧会肌肉酸痛。」


真是...。一目连无奈的将般若扯到自己怀里,让热风吹着那人湿答答的头发,伸手拨了拨。般若头发不长,没多久就乾了,催促似的一目连将少年推到房间里,硬是将对方拉上床给他腋好被子,关灯准备出去时又被拉住了。


「陪我。」带着哭腔的颤音简直是招架不能,一目连虽然脸上仍挂着微笑,但心里却是想要颁给这孩子奥斯卡影帝奖。叹了一口气,一目连还是没办法抵挡对方沙哑的哭腔,躺在那人旁边背对着闭起眼不吭一声。


窸窸窣窣。


一个人的重力压上身体,懒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好热啊,想运动出出汗。」一只手不安分的在乱摸,指尖所到之处都燃起一股火,一目连还是没有动静。


「我成年了哦。」少年轻笑着,突然一股力气将般若反压在床,虽然看不到那个人的脸,却能感受那个人的体温。身上重量再度退开,般若被翻了个身,从背后一双手圈住腰际,双手被禁锢住动弹不得。


「乖,睡觉,以后再说。」一目连半迫半哄,下巴搁在怀里人儿头上低声喃道,双肘将那人拥得更紧,深怕少年又惹出什么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般若失望的用鼻子哼哼着,嘟起嘴把自己往对方怀里埋了埋,也不知道是太累还是因为对方胸膛的温暖,闭上眼很快的便进入梦乡。


傻子,什么都没准备会疼的。一目连听着对方规律呼吸一边想着,低头在金色小脑袋瓜上又给了一吻。


「晚安。」


【双星】一家三口

  • 私设埃蒙和莉娅结婚并有一个女儿

  • 小女儿的英勇事迹!(并不是

  • ooc ooc ooc!慎入!

-


1.


小莉娅会叫埃蒙“爹地”,而不是一开始莉娅教她念的“父亲”,是从她幼儿园开始的。



2.


埃蒙总是将女儿一手抱在怀里,一手提着粉红色小书包,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看着十分违和,然而小莉娅可开心了,一下子揪揪自个儿的小辫子,一下戳了戳埃蒙的脸颊,即使得不到任何回应仍然乐得咯咯笑。


“呃...J神...不,这位家长,您不需要待在这里顾着孩子的,我们会照顾她直到下课...”


老师有些不知所措的,向伫在窗外盯着自家女儿看的埃蒙如是说道。埃蒙只是看了一眼老师,再看了一眼正将机械娃娃展现给小伙伴欣赏的小莉娅,转身就离开了。



3.


一眨眼,夕阳西下,已经下课了。依旧是埃蒙来接小莉娅——毕竟格洛莉娅手中还有无数的工程,无法抽空来接孩子。


等待着自家爸爸的小莉娅坐在门口晃着双腿,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被父母接走,说了无数声的“明天再一起玩”。


今天她学到了好多新词汇,关于对“父亲”的称呼。


她一遍遍的念着自己新学的字词,盘算着自己应该怎么称呼自家爸爸——父亲这个词太严肃了!要更不一样才行!


严肃这个词,是在上个星期新教的单字。


那就全都念一次吧!


4.


“父亲。”

“......”


“爸爸。”

“......”


“老爸。”

“......”


“爹地。”

“......?”


动了...!刚刚喊爹地的时候眉毛动了一下吧!小莉娅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睁大了双眼。


“爹地...?”

“?”


埃蒙对这称呼有些茫然,歪着头看着怀里的自家女儿,微微皱起的眉头表达了他的困惑。


“很好!以后就叫你爹地了!”


小莉娅十分满意的拍了拍自己胸脯,嘿嘿嘿的对着还是不明所以的埃蒙傻笑着,一边对着空气比划比划。埃蒙看着小莉娅开心的手舞足蹈,也不在为那新奇称呼纳闷了,心里不知为何的暖和起来。


5.


“母亲!我以后要叫爸爸“爹地”了!”


小莉娅一到家里就从埃蒙的怀里跳下,扑向还在对着设计图皱眉的格洛莉娅,颇为骄傲的说着。


“噗...”格洛莉娅忍不住笑出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埃蒙,摇摇头:“噢,没想到大个子你肯让孩子叫你“爹地”啊?J神啊J神,我看你这辈子就栽在这孩子身上啰。”说着,揉了揉小莉娅的头。


埃蒙先是愣了一下,很快的回过神,伸手推了推格洛莉娅的额头,又抱起了正对着母亲撒娇的小莉娅,眼里是难以察觉却仿佛要满溢出的温柔,淡淡开口:


“不,你们。”


6.


“女儿啊,你以后就叫我妈咪吧,不然这样叫的不一样多奇怪啊!来,和我一起说一次,妈——咪——”


“妈哞...?”口齿不清的复诵。


格洛莉娅试图纠正:“不对,是妈咪哦。”


“妈哔...?”小莉娅似乎还是没学会这个词。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学会叫你爹地的,你教教我呗...”格洛莉娅有些无力的鼓着脸颊,对着身后埃蒙眨眨眼。


埃蒙有些无奈,也不是他教的啊...他蹲下身看着依旧和他差了一截的小莉娅,伸手指了指自己:“爹地。”再指了指格洛莉娅:“妈咪。”然后站起了身走掉了,留下一脸不可置信又因憋笑而涨红了脸的格洛莉娅和女儿。


小莉娅思考了半天,看着自家爸爸走进了厨房,总算咧开嘴笑道:“妈咪!爹地他是不是要烤虫虫哇!”


“...大个子你给我站住!”


给超级可爱的Conny小姐姐扩扩扩!
顺便浮上来假装自己活着(躺平

connyh:

求约稿啦 其他图可以在我lofter里翻翻看 请微博私信联系我是否可以约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