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千琹

时之歌、凹凸世界、阴阳师。

【原创】随笔

*原創腦洞,耽美
*現代詩體,後面是正常後文

-

他為了與杜康幽會,
給周公放了鴿子。
他晃著有些沉重的腦袋,唉聲嘆氣:
「你說他是不是不愛我了?
就是那
             嗝!
                    負心漢……」
嗙地一聲,
手掌迫不及待
與桌面
親熱。
後腦勺一跳一跳,
像是血管抽筋似的,
一隻驢在腦袋上跳著滑稽的踢踏舞。

他總覺得杜康很眼熟。
瞇起雙眼,像細細的兩條線,
好一會兒才大叫:
「啊!你就是那個負心漢啊!」
溫熱遮蔽了他的雙眼,
是周公來找他討回公道。

-

看著眼前趴在桌上睡著的男人,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真是,到底誰是負心漢了……?公司尾牙不帶上他就搞成這樣。
再嘆了口氣,這傻瓜看來一時半刻都醒不來了。
他找來了服務生,刷卡結帳。
行,喝的都還挺貴啊?看著帳單愣了又吓到,男人搖了搖頭,將睡得一塌糊塗的某人抱起,往停車場走去。

回家了,白痴。

【维赛】随笔诗(段子

*腦洞,維賽,ooc太愛我
*現代詩體
*OOC

-

黑影來自光明,
光明屬於黑影。
即使他曾違背誰的命令
但是
灰藍的叛逆的心,依舊
屬於赤色的平靜。

【安雷】随笔诗

*腦洞,安雷,算是糖吧畢竟我是糖廠掃地工(?
*現代詩體
*OOC慎入

-

傾盆大雨。

像是雲間天庭眾神禁不住悲傷,
眼眶潰堤而出的淚水,嘩啦嘩啦的落在凡間
(讓眾神哭泣之人必不同凡響)
哀悼著那最後的騎士——
他曾溫柔對待老幼婦孺,他也曾謹慎對待敵手干戈。
他也曾擁有美好的、不被允許的愛情。
他曾望著夜空,悄悄的說:「我的愛人就像這片星空,即使是夜晚却也絢麗;我的戀人就像那顆星星,即使是黑夜卻又照亮我的心。」
他在世時,有著騎士道精神。
他過世時,帶著笑容的餘溫。
最後一次睜眼,原先靜止的祖母綠湖泊泛起了漣漪,
一圈一圈,像他逐漸緩慢的心跳。

        他想起了他的愛人,還有那片夜空。

「我來了,惡黨。」騎士說。

【维赛】若你碰到他

*维鲁特×赛科尔bl向
*毫无相关的bgm:蔡健雅-抛物线(没连接,想听的自己找(x
*ooc慎入

-

如果再遇到维鲁特•克洛诺,会怎么做?

赛科尔已经不记得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多少次了。

正值炎热盛夏,他坐在窗边头靠着墙,有些无聊的的望向窗外苍穹,看那些随着风变化的云朵。

那朵云像一只小白兔呢,他想着。

可惜没有红色的眼睛。

咬了一口开始融化的苏打雪糕,滴落了糖水将手指弄得黏腻,他皱了皱眉,三两下随意解决掉冰品后起身去洗手。

被放任的思念随着洗去的黏腻被冲走,却毫无干枯的迹象,从内心源源不绝的涌出,将他的思绪填满。

如果再遇到维鲁特,大概会送他会一巴掌吧。

略微粗鲁的洗了把脸,水珠滴答落下,从镜子看着狼狈不堪,乱糟糟的灰蓝短发像是许久未整理,赛科尔觉得有鸟儿来筑巢也不意外。衬衫前被水泼湿一小块,成了半透明的贴在肌肤。那里曾经得到那人宠爱,曾经有着象征爱的记号。

他勾着嘴角笑了,不知是对「送他一巴掌」这个答案十分满意,还是在嗤笑自己现状。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哦,哦对了,四年前。出了趟任务便再无音讯,人间蒸发,生死未卜。

他们,那些高层长官是这么说的,赛科尔却始终认为维鲁特还活着,活得好好的,而且也一样的正想着自己。即使他总会梦见那双赤色双眸,眸里像是被抽光空气般,赤红被瞬间抽走徒留死寂般的灰。

自己的搭档被独自外派到陌生之地,赛科尔当下是十分不满意的,为此还跑到长官那儿大闹了一场,最后是维鲁特十分执着的让他在家里等着,等到他任务完成归来。

那时的笃定还能实现吗?

赛科尔叹了一口气,后脑勺有点疼,伸手揉了揉。维鲁特以前也会帮他揉揉脑袋,在他们心血来潮一起洗澡的时候,两人挤在浴缸里,一人背对着玩起泡泡,另外一人则是抬手为前面的幼稚鬼洗头按摩。

来泡澡好了。赛科尔想。

伸出指尖测了一下水温,刚好的微烫。其实赛科尔更喜欢冷一点,但是维鲁特却习惯泡的热些,于是赛科尔也跟着泡热水澡,不知不觉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无视那些飘着的蒸气,他抬脚慢慢的进入浴缸,坐下时溢出的水哗啦哗啦的跑离自己身边,他脑里居然有了想挽回水的冲动。

真是荒谬...什么鬼想法他翻了个白眼。

原本应该拥挤的浴缸多了空间,实在不习惯。他试着伸直脚,发现居然可以成功,但是内心却有些空虚。

太可笑了,赛科尔。你是在矫情什么?

他轻声对自己嘟哝着。

咖哒。

是熟悉的步伐。

他听见那人回来了。

那个总是擅自闯入自己思绪的人。

此时他的内心像毫无涟漪的湖泊,飞来一只红眼蜻蜓轻轻的点在水面,激起了一圈又一圈无止尽的波澜。

维鲁特,你等着你该得的耳光吧。

赛科尔弯起唇,闭眼享受独自一人的泡澡。

-end.

【双星】猫

十分缓慢的更新。而这是混更,字数很少。
还在寻找脑洞和手感,最近都抓不到角色性格。

-

人称J神的埃蒙养了一只猫。

这只猫全身皆是毛茸茸的雪白,唯有耳朵及猫掌是棕色,颈子总是轻绑了一条水蓝缎带,系上一个小巧可爱的蝴蝶结。

猫儿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作格洛莉娅。

埃蒙在健身时,小猫总会轻轻一跃跳上埃蒙肩头,稳稳的趴在他的肩上随着主人的伏立挺身高高低低,偶尔伸出小掌轻轻戳着自家主人的脸颊,即便对方毫无回应,仍然自个儿玩得挺开心。

又或者是埃蒙练武,也会在一旁看着他挥剑,一边拭毛等候,听到她喵的一声,就可以知道主人已经练习结束,猫儿又能吃好料啦。有时会心血来潮,毫不畏惧那挥动速度极快的大剑,直直往前走向埃蒙,趴在他的脚边用尾巴轻轻扫着主人的腿,也不怕自己被攻击,因为她知道主人始终在注意自己的安危。

跟着埃蒙一起到了饭桌,轻轻一跃跳上桌面,有些迫不及待的看着主人为她准备好吃的,手还没离开盘子就感受到小猫咪用脸颊蹭了蹭,像是表达感恩之意。埃蒙也总是用有些粗糙的手指顺着她的毛,让她安心的吃。

猫儿特别喜欢玩弄小零件,不管是齿轮或是螺丝,两只小掌拨弄着就玩的直喵喵叫,瞇起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也不怕牠将零件吞下,毕竟猫儿可是很聪明的,完全不让主人担心。

小猫的身体其实有些虚弱,每天都得在食物中参点缓和病情的药物,虽然苦涩却不得不咽下,因为每次她都能看到自家主人每次将药拌入食物时,紧抿的双唇和那双黯淡的赤色双眸。

格洛莉娅是一只乖巧的猫,可爱的猫,有时候也会调皮,但她就是埃蒙最喜欢的猫。

而知道这件事的人们,也都知道那已然病逝的格洛莉娅,也是埃蒙最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