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shadow

【安雷】黑影shadow

*ooc
*刀子

-

依稀記得,那人有著一頭黑灰短髮,在光的照映下會反射海藍色的光,一條頭巾系緊垂下長長兩條,額上黃澄澄的五芒星圖案十分顯眼,總讓人不自覺的被他吸引。

騎士就這麼被那人深深吸引,直到命運將兩人用紅線纏在一起。

依稀記得,那人有時會抿起雙唇,思考如何以最佳狀態迎戰,有時又勾起略微諷刺的微笑,似是藐視眾生——可那只是假象,他雖是掠奪寶藏、擅長廝殺的海盜,卻也藏有溫柔的一面。

溫柔的他曾在夜裡,在騎士的懷裡輕聲說,這樣的自己只有騎士擁有。

依稀記得,那人嚮往自由,不喜歡被與生俱來的權威束縛。於是那人悄悄地,帶著弟弟離家出走各地闖蕩,尋找屬於他的那片遼闊大海。他成功了,勝利時的笑容令人想狠狠親上一口。

騎士在很久之後才記起,那時心裡的鼓噪名為心動。

依稀記得,那人有著一雙漂亮的眼睛,紫羅蘭色增添幾分神秘,清澈無比,卻又難以察覺那紫色大海之下隱瞞著什麼樣的秘密。

他的眼裡有星辰大海,那是騎士最想要的光。

那人手心幾乎一年四季都是溫暖的,像冬天裡暖烘烘的太陽,帶來的不僅僅是陽光,甚至是希望。在夏天時牽著卻又不會感到悶熱,他像是四季皆合宜的暖手寶,總讓人捨不得放手。

騎士吻了吻那人的指尖,拉到自己胸膛讓他感受自己加快的心跳,而那人則會任憑騎士拉扯,最後在他的懷裡共度一夜春宵。

那人有著領導天賦,優秀能力幫助他成為一界霸者,即使是旁觀者也能一眼看出他即是團裡領袖,若他沒有離開家鄉,或許他真能做個好國王。

騎士卻暗自想著,還好當時他選擇離開,才能來到自己身邊。

可是命運似是天妒英才,那人只在一瞬,已然成為虛無。

為什麼沒有緊緊握住他的手?
為什麼沒有守護好自己的光?
為什麼上帝不願再讓自己心動?
為什麼上帝不肯再讓那人溫柔?
為什麼,紅線卻依舊繫緊兩人的靈魂?

那人曾經用過的漱口杯,還和自己的安在一起。
那人曾經走過的泥濘捷徑,還留著模糊的腳印。
那人曾經躺過的柔軟床墊,還殘餘了些許餘溫。
那人曾經擁過的自己,還安好的活在世界。

不,一點都不安好,這世界沒有他。
不,一點都不安好,即使我心裡還有他。

過去回憶似是幻燈片,一幕幕都在閉上雙眼後映在腦海,睜眼後還有那人的笑靨一閃即逝,寧願將幻覺當真也不願意承受那人的離去。

那人或許是美人魚吧,在好不容易到達他的內心深處之時,就幻化成泡沫般消失了,又似是曇花一現,才剛發現他的美,卻又轉瞬凋謝。

有時在獨自一人的深夜裡,望著星空與遙遠海平線,騎士會覺得心臟像是被刀割般,撕心裂肺的痛哭著。眼睛幾乎腫得没法看清前方,瞇著眼卻又似乎看見熟悉身影猶在,他總在痛了哭了累了的時候,深信那人仍存在這個世界上。

如果那人看見自己如此狼狽,會怎麼說呢?

或許他會跳下窗台,踩著自己的影子對騎士嗤笑:「安迷修,你哭的樣子可真醜啊!唉別哭了,像個娘兒們的,還有老子在啊,你這個混蛋騎士道。」

可是,你好像真的已經……
不在了啊。

只有你的影子,你的影子就在我的心裡,永遠不會離去。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