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叛逆(01)

*嚮導安×哨兵雷
*全程意識流+我流
*ooc注意
*繁體注意,我懶得改了(……

可能會窗,看情况
tag不敢打太多……畢竟其實對這設定,還有對這兩人的理解還在摸索ry
-

01

-

安迷修第一次遇到他的哨兵,是在一個秋風颯颯的午後。

樹葉枯黃,幾片抓不住樹枝的枯葉被風吹到地上,積成一小堆一小堆的枯葉堆。枝頭上的鳥兒仍然歌唱,天上雲朵悠悠地在穹蒼輕飄,而他只是眨眨眼,看著面前陌生的男孩,有著像紫羅蘭一樣顏色的眼眸。

好漂亮啊。

做為塔裡最為年輕的新手嚮導,安迷修還沒見過外面的世界——他一生下來,確定身份是嚮導後便被送入塔裡受訓,直到了十五歲才因為優異表現而離開訓練營,此刻的他像個井底之蛙來到井外,世界忽然之間變得遼闊,再也不是一扇窗、一道門的視野。

而在他看見那雙與紫水晶一樣清澈的眼睛,他好像發現了專屬於自己的世界。

「他叫雷獅,是你的哨兵。」介紹者對安迷修點點頭,轉頭對那個少年說:「她以後就是你的嚮導了,他的名字是安迷修。」

「你好,我叫安迷修。」安迷修微微鞠躬,嘴角上揚,將一直以來默背好久的台詞搬出——哦,是的,在安迷修還是小安迷修時,他就常常思考過怎麼介紹自己比較帥氣。他眼神堅定,直直望向名叫雷獅的男孩:「你可以稱呼我為,最後的騎士。」

那人只是眨了眨眼,半晌後總算開口,語氣裡滿是嘲諷:「你是不是傻了?」

「啊?」

「這年頭還有人自稱是『最後的騎士』?中二病重症後期嗎。」雷獅聳聳肩,不以為意:「算了,中二病可以治嘛,以後慢慢來。」他一手叉腰,繼續說:「我是雷獅,是你的哨兵。以後是要好好相處的,我只有一個條件。」

「說,什麼條件?」

「三年之後,我們就要接到S級任務。」雷獅伸出食指,抵在微笑的唇上頓了頓,收起食指又伸出小指頭:「打勾,成交?」

安迷修皺著眉想了一會兒,很快的便舒展眉頭,也伸出小拇指勾住對方的,語氣裡沒有一絲懷疑:「打勾,成交。」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