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叛逆(07)

*嚮導安×哨兵雷
*全程意識流+我流
*ooc注意
可能會窗,看情况

-

07

兩人已是公會裡挺有人氣的組合,隨著知名度預增,直接登門拜訪、想要請他們處理的任務也越來越多,為了成功在三年內接到S級任務,他們幾乎沒有拒絕過,但這也讓他們身上多了些傷痕。

像是此時,雷獅那被捲起的睡衣下面,腰際有一條快要十公分長度的疤,那是在幫忙抓住逃跑的牛時,不小心被牛角刮傷的。

雷獅自己是沒什麼所謂,倒是安迷修看到那傷口,還很著急的將他拖到醫院急診。縫了三、四針吧,雷獅原本還想笑安迷修大驚小怪,可看著對方一臉心疼的模樣,居然有點不忍心說出口。

「行啦,又沒怎樣,對吧?」雷獅伸出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你看,老子命那麼硬,不會有事的啦。」

「哦……哦。」安迷修只是抬起眸擔憂的望了他一眼,又低下頭繼續看他的傷口:「我就是想說,會不會留了疤啊?那麼顯眼的位置,唉。」

「留了疤也沒有什麼不好,不是嗎?」雷獅安慰對方——說來也好笑,明明受傷的是自己,怎麼會是傷患安慰別人呢?「我覺得挺好的啊,看起來特別強悍,而且不是有句話說,身上的傷疤時戰勝的勛章嗎?」

「可那是指貓咪身上的疤啊。」
「你不是說獅子也是貓科動物嘛。」
「……說的也是。我只是覺得那個疤在那裡還蠻……突兀的。」
「怎麼,你看不順眼?」
「你這麼一說,其實也還不錯,就是摸起來可能怪怪的。」安迷修伸手摸著下巴,一邊思考。
「你沒事摸我的腰幹嘛?」雷獅感覺自己的嘴角都在抽畜了,敢情是把自己當成真的貓咪一樣隨手擼肚子?
老子咬斷你的手指還差不多。

安迷修身上也不是沒有疤,只是他比較擅長防禦,身上的疤比較不明顯,要細看才能看得出淡淡的疤痕。

雷獅就常常抓著他的手臂啊腿啊仔細的看,想要找出有沒有新的傷疤。到最後連安迷修這裡有幾條傷痕、那裡有幾顆痣都記得了,他常常用這個嘲笑對方:「騎士道你也太好笑了,你知道你的脖子後面有一條疤嗎?你不知道吧?哈哈哈哈哈哈。」

「哦是嗎……等會兒,你怎麼注意到那裡去了?」安迷修瞇著眼望向對方,雷獅聳聳肩:「我不只注意那裡,我注意的是你的全身上下。」

安迷修打了個冷顫,他的哨兵癖好真令人害怕,說不定腿根新長的痣也都被看光光了……

「哦對,我還發現你的右腿根也有一顆新的痣。」雷獅雙手插腰,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此話一出讓安迷修著實的嚇了一跳。

「臥槽,你他媽到底怎麼看到的?」
「褲縫。」

媽的,太可怕了吧……惡黨你是視力2.0嗎?而且你怎麼會注意那裡?安迷修背脊一涼,忍下了伸手去擋胯下的衝動。

就這樣,兩人和睦融融在一起了兩半年。
離三年之約的期限,還有一百八十二天。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