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叛逆(08)

*嚮導安×哨兵雷
*全程意識流+我流
*ooc注意
可能會窗,看情况
啊如果沒窗齁,順利完結就出本(立下flag

-

08

今天的任務和往常有些不一樣。

有人出了高價,讓他們倆去暗殺一位官員。雖然不是沒接過類似的暗殺任務,不過這次的目標對象可是花了大把大把鈔票在住家設下了各式防禦措施,最重要的是,那位官員可是位向導,一位有哨兵的向導。

是的,他們總算迎來第一次,和同樣身份的人拼個你死我活。
最重要的是對方人數很明顯的佔了上風。

當然,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兩人在任務前幾天還少見的在夜晚面對面坐在客廳,頗認真的討論對策。但比起緊張,更多的是躍躍欲試——兩個誓言要在成年前接到S級任務的大男孩,遇到能讓自己更靠近那階級的任務,怎麼能不激動?

雷獅講話時嘴角都是勾著,好像一直持續下去也不會痠疼似的,安迷修默默看自家的哨兵傻笑了那麼久,都感覺到自己的嘴角累了。

哦齁,自家的哨兵。

他翻了個白眼,將莫名冒出來的雜念一起翻到九霄雲外,回過神繼續看著手裡得到的資料,試圖壓下心裡那些日漸鼓噪的雜音。

任務在身,怎麼能心存雜念?雷獅沒漏掉對方眼底那一瞬間恍惚,挑著眉直盯著安迷修看,安迷修都被盯出一身冷汗了,他才緩緩開口:「混蛋騎士道,你在想什麼?」

「啊?」安迷修身子顫了一下,眼前哨兵抬起下巴,就像是一名居高臨下的海盜船長。安迷修乾咳了一聲:「哦,我在想那個啊,那個……怎麼抵住對方哨兵的攻擊,對。」

「你這向導可以振作一點嗎?總之,對方的攻擊力和我不相上下……」雷獅收回了仍存有懷疑的目光,支手撐頷認真思考:「但是對方的的防禦措施做得很足,可能會先把我們的體力和精神力消耗不少。」

思索片刻,安迷修抬起一隻手,說:「那些東西由我來解决吧,哨兵由你負責,那時候我會先觀察一下。」

「那個向導是個omega,我們兩個聯手應該不難。」雷獅點點頭:「你到時候也要讓你的凝晶流焱來幫我啊,據說對方的精神動物是象,我一隻獅子可能沒辦法完全壓制。」

「好。那麼就討論到這裡——」安迷修雙手壓著桌子站起身,準備回房間時突然感覺到衣角被對方拉住,還在納悶呢,轉頭視線就撞上了對方紫眸。

「小心點,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那人一臉認真,安迷修愣了一會兒,感覺自己快要被捲入那片紫羅蘭花海似的,心跳漏了一拍。回過神,他下意識的伸出手,食指和中指併在一起,輕推了一下對方額頭:「你也是,要小心啊。」說完就走掉了,留下雷獅還傻楞楞的站在原地,一時半會兒都還沒緩過來。

嗯,就算是任務,也得在心裡放個自家搭檔吧。

他們倆各自默默地在心底想,嘴角微不可見的上揚。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