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叛逆(09.5)

【安雷】叛逆

*嚮導安×哨兵雷
*全程意識流+我流
*ooc注意
可能會窗,看情况
啊如果沒窗齁,順利完結就出本(立下flag

-

9.5

雷獅瞪著他好一會兒都不吭聲,像是過了幾世紀般的死寂。就在對方不耐煩的抬起拳頭,準備要揍下去時,雷獅居然笑了,勾起嘴角笑著。

「殺了他?」雷獅闔上了雙眼,像是不願意去看眼前的笑話:「你真的以為老子的向導那麼容易被搞死?真是笑死我了,你以為你是誰?不過只是一個可笑的小丑,看你那紅鼻子,真是世紀大笑話。」

「你他媽給我閉嘴!」一個巴掌啪地一聲落在雷獅臉上,鐵鏽味在嘴裡慢慢擴散,雷獅伸出了舌頭,感覺到鮮血混著唾液,刺痛著神經。

很好,一陣子沒辦法吃烤串了。

「我想……你是愛著他的對吧?你的向導。」那人俯下身,食指勾著他的下巴:「我讓你放棄他,這樣你也能活命,有句話不好像是說……『為了所愛之人而活下去』,不是嗎?我想這對你也是一種榮譽吧。」

雷獅緩緩睜開了眼,望向對方的眼裡滿是嘲諷,餘光能瞧見遠處的安迷修還在掙扎,綠眸中毫不掩飾的擔憂,讓雷獅的嘴角不自覺的又上揚幾分。

還被綁在那個城堡裡的時候,不曾有人對他有如此關心,甚至連父親都只會冷眼旁觀,頂多開口一句別惹是生非。活了十幾歲,他第一次見到這種眼神,令人安心、願意將自己託付於對方。

可能是因為對方的綠色眸子比較少見吧,安迷修的眼睛美得就像是翡翠色的湖泊,又像是倒映著森林幽綠的清澈泉水。他甚至沒發現自己居然還有心思,去想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

他想起了以前頂撞父親的時候,想起了接受訓練時因為不遵守而被懲罰的時候,他想起了方才和安迷修吵架,造成兩人都被抓住了的時候。

回過神,雷獅總算開口。

「或許我這輩子都在叛逆。」雷獅頓了頓,勾起嘴角。「所以叫我不愛他?吃屎,老子只認他這個向導。」

說也奇怪,安迷修雖然沒聽見他們兩人的對方,卻突然瞪大了雙眼,好像已經知道自家哨兵要做什麼了,但卻他沒辦法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雷獅將所有精神力都釋放。

雷獅讓自己的精神動物用最後一點精神力具現化,在那官員還未回過神時就揮下閃著紫光的獅爪,只是眨眼瞬間已經只剩下大意而敗的屍首,還有因為精神力耗盡而陷入昏迷的雷獅。

「唔!」安迷修依舊被綁在牆上無法動彈,甚至因為開口叫喚對方姓名的權利也被剝奪,只能發出音量不大的單音節。也不知道喊了多久,嗓子都啞得像是乾癟的鴨叫聲,安迷修總算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迷迷糊糊之中,好像聽見警笛聲劃破死寂,人的氣息將他抱起,可他沒有力氣睜開眼睛,在回歸黑暗之前,他想起了雷獅在倒下前的最後一刻,似乎無聲地以唇語對他說了一句:「安迷修,記得叫我起床。」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