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叛逆(15)<完結>

爛尾了,不會寫結婚,大家湊合著看吧(哭笑不得
我去醞釀開車的情緒了,大家88888

-

15

實現了初次相遇的約定,轉眼已是五年後的初春。

開始融雪也過了一段日子,天氣已愈漸回暖。樹梢上的雛兒如今是攜家帶眷,十幾隻一齊站在窗邊高聲合唱,不再是三三兩兩的你一聲、我一語。花草凋零了又萌芽,還是相同的紫羅蘭與薄荷草,不過比去年還多了些新生的花苞。

樹梢上還有白雪剛融化成的露水,只是一陣微風,葉面便支撐不住水珠,滴落到土壤中快速消融。天上白雲還是悠悠的飄,好像從來沒有變過似的,還是一樣的他與他,仍然同一棟房,可此時此刻,屋裡卻是不同景象。

二十三歲的兩人成熟許多,已經看不出幾年前的稚嫩,心境也隨著年齡與這些年的經歷慢慢成長。兩人罕見的穿上黑色西裝,並肩站在鏡子前看了又看,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帥氣。

安迷修偷偷撇了一眼比自己略高一些的自家戀人,還是那雙如同紫羅蘭花海的眼眸,正在對怎麼系都還是歪的領帶感到不耐煩,綁了又鬆開、又再試了幾次還是不滿意,皺起的眉頭一直得不到舒緩。

那雙眼睛,真的很漂亮。

不管看幾次、看多久,都還是會因對方的一個眼神就心動。安迷修想,這都要怪那人的眼睛太漂亮。

總算是看不下去,安迷修抬手為雷獅整理那一直無法系好的領帶,總算是讓那條頑固的領帶整齊服貼:「這樣就行了,走吧。」他拍了拍哨兵的肩,示意他這樣子很完美。雷獅也不再蹙眉,哼校一聲準備出門。

等等就要回到久違的訓練塔,在那兒,他們得知命運將他們緊緊繫在一起、餘生不可分離。要是當時沒有相遇,也不會有現在的日常。

如今他們已是頗有知名度的搭檔組合,這次受邀回去領取榮耀勳章,還是歷年來最年輕就獲得這獎項的成績,那是身為向導哨兵的至高榮譽,也是他們這些年所追求的目標。

習慣性的坐上駕駛座,身旁的座位飄來對方身上再熟悉不過的淡淡酒味,何時這已滲透進日常生活,是醒來就不可或缺的氣息。握上方向盤,身旁的人就是最好的導航,雖然有時候走錯路會開口罵他是傻,但這一切都成了理所當然,見怪不怪。

「安迷修。」雷獅突然喚了一聲。

「啊?」他漫不經心的回應,雙眼盯著前方道路,試圖在滿是車輛的停車場裡找到空停車格。真是,這裡的停車場就不能多增設些新的車位嗎?

「結婚吧。」

……
靜,死一般的寂靜。
彷彿時間被禁止,世界萬物都沉默,是下一瞬間的緊急煞車,產生了慣性讓車內的雜物東倒西歪,發出了匡噹聲響。

「啊?你說什麼,我在聽。」安迷修眨眨眼,好像無事發生過。

「我說,往左,直走,出口,戶政事務所。」雷獅的語氣就像是在說「嘿我們晚餐吃什麼,昨天吃的那間燒烤如何」那般稀鬆平常。伸了個懶腰順便往椅背後面一抓,拿出不知打哪兒來的一疊證件和印章,啪的就放在安迷修腿上。

「你、你什麼時候準備好的?」安迷修的腦子還有些緩不過來,餘光瞧見一個停車格空位,停了進去,鑰匙一轉就將車子熄火,將資料拿高至眼前看了好一會兒,確定這不但是正確資料,還他媽的是影印好副本。

「我覺得我們要先好好討論一下這件事。」安迷修輕咳兩聲,想要保持嚴肅的面對這人生大事,然而雷獅只是撇了他一眼,沒有回應,他只好垂下肩嘆了口氣,無奈的咕噥一句:「你怎麼連求婚都搶在我前面,有這必要嗎?身為向導還被自己的哨兵搶先,還真沒面子。」

「那代表你還沒治好我的叛逆。」雷獅嘲諷似的勾起嘴角輕笑,「再說,我的面子早丟盡了,不是嗎?」安迷修也笑了,他知道對方指的是在夜裡的那些二三事。既然心知肚明,那也不用再問了,扯了扯安全帶,往對方身上一湊,親了一口副駕駛的臉頰,重新發動了引擎。

那人已經不像以前一樣被吻時會裝作不在乎、卻忘記掩飾和自己一樣泛起緋紅的耳尖,到現在,什麼樣的對方都瞧見了,生死離別也都一起經歷過,還有什麼好羞澀的?雷獅只是抬手拍了拍對方的大腿,要他加緊油門快一些。

「打電話和那邊說會晚一點。」安迷修將車子開離停車場:「要掰什麼理由都行。」

雷獅掏出了手機,還有一小時典禮才要開始,當時提議提早出門果然是對的。「我懶得想理由,你隨便說一個。」

安迷修沉思了一會兒,隨即微微一笑:「那就說……我們去結婚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