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切爆】光

繁體注意(ㅅ´ ˘ `)♡
有生之年終於寫了切爆5555
特別OOC!慎入哇!!!

-

切島銳兒郎從沒想過會有這天。

是悄然無息的情竇初開,像是百蟲蟄伏,卻在那一天全數竄出,對愛情的不確定夾雜著酸酸甜甜的滋味。回過神來,那人在眼裡的閃耀已經超越其他英雄。

只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此時此刻他正在與被壓在身下的爆豪勝己乾瞪眼,他嚥了一口唾液,幾乎可以預見再幾秒鐘,自己會被對方炸得很慘。他也看到對方也吞了唾液,還不明顯的喉結正上下滾動。

說好的複習呢,說好的讀書呢?怎麼一個轉身就雙雙跌到床上了?他的腦裡還有些混亂,像是有上千萬隻爆豪在腦裡瘋狂轟炸著思緒,哦老天,下一步該起來嗎?這是一定的吧?可是……

一定是瘋了。

腦袋一熱,他閉上眼睛試圖冷靜,只是哪有那麼容易?他彎下腰,往那人的喉結輕輕咬了一口。很淺,甚至連痕迹都沒留下,切島能感覺到對方的身體顫了一下,傳來一聲幾近聽不見的悶哼。可是居然沒有爆炸,他有些意外。

不,非常意外。

他蹭地一聲抬頭,差點撞到爆豪的下巴,還好即時偏開了方向,要不就真的要被炸一頓了。他看見對方撇頭不願直視他,無法避免的發覺爆豪的耳尖泛著酡紅。

「爆豪,你……」切島眨了眨眼,想要確認對方到底是何種心思,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只好避重就輕的問:「你不炸我嗎?」

那人撇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古怪:「你,是不是有話要說?」爆豪舉起一隻手,爆炸聲響起,火光將切島的臉照亮了一瞬,切島還沒反應過來,他又接了下去:「我數到三,說出你要說的,要不我就把你炸出去。」

「一。」
「欸,欸?爆豪你等等……」
「二?」
「不是,你讓我想想……」
「三。」手已經抬起來準備了。
「我喜歡你!」

那一剎那兩人都愣住了,明明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可是真相明擺在眼前時,卻依然會感到措手不及。切島咬了咬舌頭,脫口而出的話似乎真的嚇到對方了。何止是嚇到爆豪?他自己也嚇到了,或許他自身本來久清楚這事實,只是他不去想、不去琢磨,就以為這沒什麼。

直到他發覺爆豪的臉頰泛紅,然後依舊是往他的身上轟了一掌,他才明白這事情,怎麼可能不去想就沒所謂。及時發動硬化擋住了攻擊,還沒解除個性就被一股拉力往下一扯,失去平衡的切島倒在對方身上, 正想起身卻被一手壓著無法動彈。

「狗屎頭,我說你,上課沒少看我啊?盯著我看的時候倒是挺光明正大,怎麼,這樣比較像男子漢嗎?」

唔,這麼說好像也是欸。

「你可以出去了。」爆豪將他推開,切島還沒緩過來,突然一隻手被對方快速的抓住,輕輕捏了一下之後又被甩開好像無事發生,那人又小聲的罵了一句:「帶著你的作業滾回去。」

「那,我還能找爆豪讀書嗎?」切島小心翼翼的問。說出真心話後的不安讓他有些害怕,怕兩人的關係再也不會是朋友。

那人已經背對著他躺在床上,說話的聲音變得更小聲了:「你如果沒來,我就去你房間炸死你。」語畢,不再吭聲。

切島哦了一聲點點頭,拖著腳步回到房間,仔細回想方才對方的回答,恍然大悟的大叫一聲,隔壁馬上傳來爆炸的聲音要他閉嘴。

原來是那個意思啊。切島忍不住彎起嘴角咯咯笑著,原來兩個人都抱著相同心思,只是沒有戳破那層薄得透光的窗戶紙罷了。而現在沒了那層薄紗,他總算是看見對方也正望向自己。

他就在那裡,就在眼前,是他的光芒。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