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噤声

*黑手黨paro
*OOC+我流,慎入
*繁體注意
*一發完結

已經很努力在找資料了……TT
但畢竟只是個寫文的,
並不是真的瞭解所以一定會有誤差,
還請大家見諒。

-

「老大,你看那個人,他從停紅燈之後就一直在看你了。」佩利用手肘推了推身旁正閉目養神的人,示意他注意隔壁公車裡的陌生男子。

雷獅嘖了一聲,睜開眼往窗外一瞄,突然之間愣住了。旁邊的公車的確有一名男子正盯着他,可是雙眼裡包含的情緒並非敵意,而是他對雷獅毫不掩飾的興趣。

那人有着翡翠般清澈的綠眸,就像是琢磨徹底的綠寶石般閃耀動人。陽光正好,光斑映在男人的棕髮上,白色襯衫有熨斗燙過的痕跡,繫著的黑色領帶整齊服貼,看起來是個乾淨俐落的一個人。

好像世界都靜止了,聽不到公車外頭的喇叭聲、也沒有察覺到四周的吵鬧雜語,只有感覺到噗通噗通的心跳莫名加速。直到對方眨了眨眼,他才反應過來。

哦,雷獅,你還真是丟臉,居然對一個陌生男人心動。

他咬了咬自己舌頭,再回過神,只見那人已經取出了手機,隔著玻璃窗試圖讓雷獅看見螢幕。雷獅湊近玻璃窗一瞧,哦,二維碼。雷獅下意識的也拿出手機掃了,令人意外的還真的成功掃出對方的微信。

最後的騎士……什麼鬼名字。

雷獅在內心吐槽了幾句,發現號誌燈已經從紅燈轉為綠燈了,那人所坐乘的公車先踩下了油門,那男人對他拋了個媚眼,離開了他的視線。

傻逼。雷獅翻了個白眼,企圖將就要勾起的嘴角壓抑住。手機震動了兩下,是方才那人傳訊息過來了:「您好,初次見面,您可以喚我為騎士。」

是啊,很好。今天的天氣很好、今天的心情很好。你也很好。

「別用敬語了。」手指噠噠噠的在屏幕上打出一行字:「要怎麼稱呼我……你就叫我海盜吧,大家都是這麼叫我的。」雷獅想起那些傢伙們叫他「海盜」這稱呼時的驚恐表情,突然很希望看看那個自稱騎士的男子這麼叫自己。

或許會比那些人沒那麼欠揍?雷獅一邊胡思亂想,手機又震動了兩下,對方直接發一條語音來了。

「海盜先生,初次見面,還請多多指教。」

讓人心動的距離,或許只需要兩輛車的相距,加上兩道玻璃窗而已。

02

「大哥,今天要和廉南家族的人見面。」卡米爾俯身在雷獅耳邊提醒,雷獅嘁了一聲,內心暗道麻煩。還不是因為對方的人來到自家地盤撒野,再不警告那些傢伙,地主可就掛不住面子了。

只是在會面的時候倒是出了意外。說是意外,不過只是奇怪罷了,更多的是巧合與好笑。當雷獅看見對方,他無法控制的噗哧一笑。安迷修眼裡掃過一絲驚訝,但很快的就恢復冷靜。

就好像是老天將他們的相遇打成一個死結,不是爭個你死我活,就是同歸於盡。

會談形成了僵局,對面的人太囂張,可雷獅這邊的人也不是省油的燈,談論到最後雷獅就丟下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將安迷修那群人逼走了。

「大哥,那個男的……不是普通人。」直到確定了對方的人都走遠,一直看著的卡米爾總算出聲,旁邊的帕洛斯似乎覺得挺有意思的,似乎方才他們已經討論過了。

雷獅挑起一邊眉頭,他早就覺得對方看來並非泛泛之輩:「哦?那人是誰?」能代替家族前來談判,想必不是一般的小弟吧?不過那種在外頭看起來乾乾淨淨的人居然也是黑手黨的,果然人不可貌相。

「是安迷修,廉南家族的主要幹部。」卡米爾說的話讓雷獅忍不住笑了,就像是尋到獵物的猛獸,主要幹部?那麼就真的有好好深入交流的必要了。

「這下可真的有趣了。」雷獅瞇起眼,身子往椅背一靠翹起二郎腿,此時此刻的他對那人的興趣更加濃厚了。

安迷修……是嗎?

「我離開一下。」雷獅站起了身,給卡米爾使了個眼色,要他先代替自己繼續說下去,然後隨口找了個理由:「我去廁所。」

出了門口轉角,果不其然看到某人正倚在牆上似乎在等人,雷獅發出一聲哼笑,走向前去便伸出手臂,抵著牆將對方堵在其中:「騎士先生,你好呀。可惜……你找錯人了。」

安迷修倒是毫不畏懼,雙眼是那樣的不容許任何質疑:「我沒找錯,我要找的就是你,海盜先生。或許要叫你皮拉塔家族的……雷獅?」他伸手搭上雷獅的肩頭,突然一使力,兩人的位置就交換了——雖然是抬頭望著——,安迷修勾起了淺淺的微笑。

雷獅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實在是很不會挑時機,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漏了一拍。

「安迷修,你可是早就知道我是誰了?」雷獅不理會他的挑釁,歪著頭笑問。兩人此時都微笑著,卻分不出到底是真笑還是假笑。

「不,你當時可不穿這樣。」安迷修伸出一手,指尖在雷獅胸前的領帶慢慢畫圈:「不過,不論是休閒服的你還是西裝筆挺的你,都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彼此彼此。」雷獅將對方的手推開,反手抓住了那人手腕,有意無意的不讓安迷修掙脫:「你的眼睛也很漂亮,如果把他挖下來收藏該有多好,是吧?」

「在那之前,我已經先得到你的心了,不是嗎?」安迷修眨了眨眼,雷獅正想反駁,安迷修卻又打斷了他的話:「噓。」

突然之間那人逼近自己,雷獅發覺唇瓣上多了柔軟的觸感,接著意識到對方正在親吻自己。他先是一愣,隨即忍不住笑了,以舌尖迎合,主控權與對方不相上下,直到快喘不過氣才分開。

「你懂吧?這個吻。」安迷修見對方的雙唇被自己吻到有些紅腫,卻只是瞇眼一笑,意味深長。

「啊,懂了。」雷獅抬手將嘴邊流下的多餘津液擦去,呵笑著,一雙紫眸直直勾著對方,四目相對,很有默契的沒有把話說出口,不過想法都是一致的。

你的命,是我的了。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