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段子集,只有东→南→西。


没有北国是因为不会写。


取名废,想到啥取啥。


ooc是肯定有的。


心疼阿黄和什么都不懂的小弥幽。




٩( ᐛ )و٩( ᐛ )و伦家系阔爱滴分隔线喇٩( ᐛ )و٩( ᐛ )و




-东国《茶...》




滚水冲开了干枯卷曲的茶叶,无色透明染上淡淡翠绿。微微倾斜的茶壶将茶倒入他最喜爱的茶杯,茶香漫延在空气之中,嗅着熟悉的味道,让他原先微皱的眉头渐渐舒缓开。




嗯,他的味道。




舜轻笑一声,无奈的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像是在自嘲似的,然而笑容却透漏了内心的满足。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对方拥入自己怀里,最后还是将欲望强压下去。






“殿下,茶...”






将茶杯递过来的尽远勾着嘴角,透着笑意的眼眸眨了眨,似乎对于这次的成品十分满意。舜接过来后,轻抿啜了一口,双眉却是皱了皱,让尽远在心里捏了把冷汗。






“不对吗...?”




“不对,的确不对。”






舜放下了茶杯,转过身扯住对方的手,一个顺势就搂进怀里,尽远愣了好久才发现自己已被对方吻住,绿茶清香漫延开来,一开始还带着微微苦涩,没多久甘甜便慢慢窜上,唾液分泌的太过快速,使得两人分开时唇瓣牵起了一条银丝。






“这才对了。”






舜笑了笑,指腹轻轻蹭过对方眼角。






-






“阿黄...舜哥哥和尽远哥哥在——”




“小弥幽,我们走!这真是辣眼睛,辣眼睛!...”






阿黄一边叨念着一边扯着弥幽的手,将小女孩强行拖走。






-南国《滚!》




大把大把的纯白阳光撒进房里,映在维鲁特长长的睫毛上,眨了眨就好像是羽毛似的。他坐在沙发上,一手托着腮,一手架了一本外文军事名书,正参透着里头的艰深讯息。






“维——鲁——特——!”






熟悉的声音划破了沉默,那一头盘团坐在角落的赛科尔正无聊的大声嚷嚷,伸手搔搔一头乱糟糟的灰蓝短发,打了一个哈欠。






“有没有什么任务指派给我呀?本少爷都要无聊死了!”




“没有,你继续和那些‘宠物’玩吧。”






维鲁特瞥也不瞥一眼,伸手将身旁抱枕抄起就往对方头上扔,头也不抬的又沈浸在书中。




被砸中的赛科尔那是一个气愤,鼓着脸颊狠狠瞪向对方,扯着抱枕走向对方,准备给对方重重一击,怎知一下手,维鲁特瞬间转身抓住他的手腕,一个反身将赛科尔压在身下。






“卧槽!维鲁特你放开我!滚!”






赛科尔挣脱不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身上那人的笑脸慢慢凑上,撇也撇不开,踢也踢不走,眼看鼻尖就要贴上了,眼一闭心一横准备投降,维鲁特却是一个侧身倒在他身上,后脑勺枕着赛科尔的肚子躺着继续翻书。






“你动,你今晚就没好过。”






-






“卧槽怎么这里也...走走走,小弥幽我们快离开这里!最近是不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净是撞见这些辣眼睛的事情...”




“阿黄...你飞太快了...”






准备将密函交给维鲁特的阿黄瞄了一眼,吓得将密函摔在门口,拉着弥幽的手离开现场。






-西国《哎?》






“大个子!你看!本小姐新做出的居家傀儡,可以帮忙打扫家里,很方便的!要是有人入侵,只要一声令下就能切换成攻击型态哦!哼哼...”






格洛莉娅一边游刃有余的操纵着傀儡,一边洋洋得意的对埃蒙笑道,脸颊上不知何时蹭上了机油却毫无自觉,傻愣傻愣的样子在对方眼里依旧可爱。




埃蒙伸出食指比了比对方脸上油渍,格洛莉娅却只回了一个不明所以的疑惑脸,不管埃蒙怎么暗示,对方还是无法理解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




“...哎?”




埃蒙索性直接双手捧住格洛莉娅的脸,大拇指轻轻擦去油渍,干净后才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大大的手掌捂着暖暖的,格洛莉娅虽然鼓起双颊叨念着对方的不擅表达,内心却是甜滋滋的,心口变得暖和起来了。




埃蒙轻轻捏了捏对方白嫩嫩的脸颊,在对方疼得准备捶打他时松手一放,转身拿起放在一旁的巨剑就要走。




在门口时脚步一停,回头只道了一句:“很棒。”






语毕,一眨眼就消失在门口,并没有看到格洛莉娅满意的勾起嘴角笑了。






-






“......”




准备让弥幽参加佣兵大会的阿黄拉着弥幽,一脸生无可恋的离开现场。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