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叛逆(09)

#高亮-第九章分成了兩小章,09和09.5#
*嚮導安×哨兵雷
*全程意識流+我流
*ooc注意
可能會窗,看情况
啊如果沒窗齁,順利完結就出本(立下flag

-

09

錐心刺骨的疼痛襲來,粗魯地將雷獅從昏迷中喚醒,強烈光線讓他無法完全睜開雙眼,雙手被銬鏈禁錮在背後,他只能半瞇著眼試圖看清四周。

所以現在是什麼情况?

他咬著牙想回憶,但陣痛讓他的思緒變得緩慢,他有些惱怒的咋舌,好一會兒習慣了白光,腦袋才慢慢緩了過來。

在暗殺那位官員的任務,他和安迷修莫名其妙的吵架了——原因是雷獅沒有照著安迷修的指示,讓對方的哨兵留下一口氣,說出向導的所在處再殺。

那時雷獅被對方一句話激怒了,心裡正煩躁著,聽到安迷修還要放對方一馬,一氣之下直接讓雷神撲上去將對方的精神動物撕碎,那位哨兵的精神動物成了點點星火,消失在半空中,徒留一具血跡斑斑的屍體。

安迷修也怒了,兩人在惱火之下,居然就這樣忘記此時是任務中,太明顯的大意就這樣被那向導從身後兩刃砍傷,接著眼前就是一片漆黑。

「你醒了啊,雷獅先生。」陌生到聲音從身後傳來,雷獅身子一顫,越想掙脫鎖鏈卻越時纏得越緊,勒著手腕都擦出破皮,血珠從傷口滲出。

那人慢慢走到身前,彎下了腰,影子籠罩在雷獅身上的壓迫感讓他有些想吐。然而他只是看著眼前的人,眼裡透漏出眼前之人對他而言就如同垃圾一樣。

「他呢?」雷獅開口,語氣冷得像是毫無生氣的機械,一方面是因為厭惡,另一方面卻是因為身體任何一處牽動,都使得自己痛不欲生。

「他?」那人故裝驚訝,好像很訝異對方所說的話似的,那嘴臉讓雷獅恨不得在上頭踹兩腳。他抬起雙手響亮的拍了兩下,眼前原本應該是牆壁之處居然緩緩往兩旁打開,在那兒出現的是四肢被鎖鏈緊緊銬在牆上,掛在半空中上身赤【】裸的安迷修。

安迷修幾乎體無完膚,身上深紅色的鞭痕及刀痕觸目驚心,但那人仍然緊緊抿著唇,低頭不發一語,直到那位罪魁禍首粗魯的將他的下巴勾起,逼迫他看向雷獅,他的嘴巴猜稍稍打開一些,却隨即被綁上了白布條,他只能勉強發出幾聲模糊不清的音節。

「安迷修!」雷獅想要衝去將自家向導救下,卻又因為自己被銬著而無能為力,看樣子兩人的精神動物都到了精疲力竭的極限,尤其是安迷修,兩隻精神動物在方才一定都具現化過了,看來一時半載之間也沒法喚出凝晶流焱。

雷獅只能惡狠狠的瞪著那人,咬牙切齒:「你他媽到底想怎樣,放開他!」哐噹哐噹,鐵鏈將掙扎的兩人緊緊綁住,體溫慢慢的溫暖了金屬,可是心卻逐漸愈發冰冷,幾乎都到了冰點。

「你也清楚,就是你,殺死了我的哨兵。」那位向導伸出食指,沿著安迷修身上一條還滲著鮮血的傷痕,慢慢勾勒出豔紅的圖畫,是一顆扭曲的太陽。「雖然我失去了哨兵,只能是一個失敗的向導,不過我一直都很欣賞你,所以……」

食指突然用力的戳進了本就見肉的傷口,讓安迷修疼得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叫。雷獅瞳孔一緊,胸口也疼得幾乎要讓他一起喊出聲。

「成為我的哨兵吧,雷獅。」那人勾起醜陋的笑容,抽出沾滿血紅的手指,慢慢走到雷獅面前,將鮮血輕抹在對方唇上:「只要你一聲好,我就讓你活命。」

雷獅咬著牙,眼珠子狠狠瞪著對方,眼裡的憎惡簡直快穿破了對方,壓低的嗓子聽起來幾乎不是他自己:「你要殺了他?」

「當然了,不然你要怎麼和我綁定呢?」那人的手指慢慢滑到雷獅的胸前,那裡有著安迷修和雷獅正式成為搭檔之時,留下的契約指印。「你要一個人活,還是兩個人死?」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