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安雷】letting go.

OOC下收

-
01

海風將他的髮稍吹得搖晃,鹹鹹的,像眼淚。
可是他沒有哭,他怎麼會哭。
身為海盜可不允許哭泣,那是弱者獨有的屈辱。
沒有輸,這場戰鬥頂多是兩敗俱傷,不過是失去了什麼。

他望向海平面,站在甲板上總能看到無與倫比的美麗,可心卻是正數著他在這場鬥爭裡,究竟失去了什麼。

失去了那或是無奈、或是真被逗樂的笑容。
那雙總是流露出一絲不難察覺的溫柔,翡翠綠的清澈眼眸。——總是將他深深吸引,喪失理智的陷入愛情迷局之中——
那讓他沉淪的柔軟的唇瓣……唔,吻技或許也能算一個,那始終能使自己於夜晚自甘墮落。
高於自己體溫的温暖掌心、比自己矮了幾厘米的身高,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好身材……他有點數不來了,比想像中的還要多。

-
02

啊。
回過神已經過去好幾個月,這段時間彷彿是喝了斷片酒,回憶還停在那人的毅然轉身,泛藍的身影背著他離去。沒有回頭。

即使是從背後看過去,也能看見那衣角上血跡還在擴散。是他的傑作,雷獅的內心裡原本的狂風巨浪瞬間平息,海面悄然無聲,好像這片海洋已經宣告死亡。

不過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去,衣服被用破了幾個邊邊角角,嘴邊甚至還滲出了血,他随便的用手背一抹,鮮血在嘴邊暈開,毫不意外的看起來更狼狽了。

他覺得很疼,比以往打架時還要刻骨銘心。可是難得的,疼痛來源卻不是傷痕,而是不知為何好像變得空虛的胸口。雷獅下意識的抬手去摸自己的胸膛,那裡分明還在跳動,可他卻有失去心跳的錯覺。

好像,好像失去了什麼。

塵封在海底的是什麼?
是那段美好的愛情。
哦不,更正一下,是那段曾經美好的愛情。

為了什麼爭吵?導火線一將戰火點燃便消失殆盡,消亡於曾充斥笑語的這個房子——他不認為這能稱作一個家,他們本就不該是家人——所以他還是照往常那樣生活,回家洗漱、倒在床上,細數今天發生的種種。

好像也沒什麼。

直到翻了個身,發現徒留一人的雙人床,已經足夠讓他翻滾三次以上。枕頭上還有對方殘留的氣息,他將臉埋進其中,柔軟卻冰冷。

走了。
他悶哼了一聲,選擇閉起眼繼續埋在枕頭裡。
隨便他去吧。
隨便。

-
03

逃避很可恥。那是示弱,是不可觸碰的屈辱。
雷獅在心裡對自己高喊,身為海盜怎麼可以退縮!去,去搶奪!去掠奪!那本該是屬於自己的男人!

可是再轉頭看見那頭棕髮,退後了一步,五味雜陳。熟悉又陌生,溫暖又冷冽,想又不想。
還像以前一樣,能把自己照護的好嗎?
是不是像我現在一樣,也正想著他?
眨眨眼,四目相對。

誰想著他了,智障。
他快速的別過頭,還來不及避開對方的眼神。可是他沒辦法解讀出那眼底的情緒,太複雜、太陌生,好像那人已經不是他所了解的,那個安迷修。

呿。他短而促的發出一聲單音,滿溢出的氣憤、不快,甚至有著沒人察覺的一絲絲失望。

長期的戰鬥讓雷獅有著敏銳的直覺,能感覺到有腳步驟近,一步、一步、一步,越來越近、越來越快,沉穩且堅定。

「惡黨。」
他聽見海底的潘朵拉盒子被解開。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