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然千曲唯鶴琹

這裡樂千琹
直接叫千千就行
灣家人
主文副圖
一隻文渣畫廢話嘮的 千寶寶
別叫我太太哇我還只是小透明TT
-
时之歌,
凹凸世界,
中v,
我的英雄學院,
霹靂布袋戲,
金光布袋戲,
天官賜福,
魔道祖師,
全職高手,
Got7,
撒野。

聯繫我:QQ號2805724034

【连若】太阳与森林

#阴阳师

#一目连x般若bl向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私设满满,自行避雷

#现代paro-咖啡馆店员×客人

#取名废,别打我(吐血




1.


不知何时,般若开始在意起那个柜台小哥。


过长的浏海遮住了一边的眼眸,但阻挡不住温柔的视线。总是勾着浅笑面对各式各样的客人,不管如此刁难都毫无怨言,那抹笑颜总是赏心悦目。


少年漫不经心的咬着吸管,用力吸了一大口,瞬间漫延口中的甜蜜是冰凉可可。一双金眸巴答巴答眨了两下,视线始终无法从那人身上移开。


他真好看。


般若想着,毫无自觉杯中饮品已被喝尽。恋恋不舍的将目光移回桌上笔记,他可没忘记自己天天来此店的目的,不是为了看帅哥而是读书。


从音响缓缓流淌的优雅古典乐,空气中弥漫的咖啡香气,齿舌间流连的可可,甚至是那人的侧脸——


不不不,又想到他了,这样可没法专心。


般若甩了甩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抛诸脑后,似是对自己赌气般鼓起脸颊,双手一捏,所有杂念一并排除,专注在考试重点之上。




2.


真可爱呢。

空闲着的一目连正好瞧见方才少年的举动,不禁失笑。笑弯了的眼似乎谁也没见过,大家印象中的一目连,总是温柔的勾着嘴角,十分有礼貌,却少有人能将他逗乐。

这孩子天天来报到,大概是个乖巧的孩子吧。

般若。

一目连在嘴里默念着他从少年的校服上看见的名字,垂着眸眼底皆是笑意。


「笑啥呀你,痴汉呢?」一旁伙计看着一目连不寻常的样子,都快以为这家伙吃错药了,笑得如此开心。


「...没什么。」一目连收起笑声,迎接下一位到来的客户。



3.


般若哪懂得什么少年情怀啊,他只是觉得这店员长得可真是好看,举手投足都美得无话可说。手中的相机喀嚓喀嚓,不知道按下多少次的快门键。


一边窃笑着一边看着「战利品」,般若捧着相机喜滋滋,笑得像是个傻瓜似的。


「小朋友,你一直在偷拍我啊?」


背后沉稳的声音让般若吓得身体都颤了一下,僵住不敢动弹。「不不不,我哪敢、我哪敢...」人说作贼心虚,大概就是这样了吧。好一会儿,般若这才反应过来,皱起眉头咕哝一句:「我才不是小朋友,我都16岁了。」


「好吧好吧,你叫般若,对吧?」一目连坐到般若对面的位置,支手撑头微笑:「我观察你很久了,你有偷拍我吧?我说错了吗,般若同学。」


名字从那人口中念出的瞬间,少年竟不自觉起了鸡皮疙瘩,耳尖一阵殷红悄悄爬上,般若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发烧,支支吾吾就是说不出任何反驳话语,最后还是垂下头,嘟着嘴不敢吭声。


一目连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那一头金发,语气依旧温柔:「行了,这次就放过你,以后不可以这样了。」看着对方总算送了口气,心中也不知不觉晴朗起来。


取了一旁少年复习时用的笔,拿起纸巾刷刷刷的在上头写了一串字,笔头在纸巾上点了又点:「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观察你的这段时间发现你算数方面似乎不太行,可以问问我,我这方面挺不错的。」又沉默了几秒,他抬眸轻笑:「我叫一目连。」语毕,便起身回去岗位。


般若愣愣的看着那人离去,小心翼翼捧起那张纸巾,上头字迹清秀,写着那人方才告诉他的名字,还有一串号码。


一目连...是吗。


胸口竟有些暖和,般若不经意的弯起嘴角,甜滋滋的感觉在心头流窜。




4.


于是两人的对话除了点餐内容,又多了些其他事情。例如学习、例如工作,例如自己、例如对方,例如现在、例如未来。


「我以后想要当演员。」般若一边用吸管搅着热可可一边说着。天气逐渐转凉,身上衣着已换成冬季制服,有些过大的毛衣懒散的随意穿在身上竟也不失好看。「我那么好看,演技也是可圈可点,以后一定要当上模特儿啰!」


「你的演技...」一目连愣了一下,想起当初这人偷拍被抓包时的囧样,又噗哧一声掩面笑出:「不予置评。」


般若无语。忿忿的将一肚子委屈发泄在饮料上,狠狠的咬了又咬,塑料吸管被咬得不复原样。一目连无奈的笑了笑,动身又拿了个新吸管递给对方:「我开玩笑的,这职业很适合你哦,要加油。」抬手捏了捏般若软嫩脸颊便回去工作了,留下少年愣愣待在原地。


「那天会那样...还不是因为你。」般若悄声咕哝着,不知是否热可可冒着热气,蒸得脸颊发烫。是谁心里冒出名为憧憬的萌芽,又是谁漏听谁的心里话,只瞧见那人脸颊泛起一阵酡红,胸口一阵鼓噪。




5.


平安京难得下起大雪。像是象征纯洁的白玫瑰,花瓣撒落一地,捧起落在手掌心的雪花,一眨眼消纵即逝,徒留一摊水渍,不只是要留下什么证明。


究竟是体温还是滚烫的心思融化了冰,反正某个因为看到雪,兴奋的大玩一番雪球大战的少年,现在只能卧病在床,通红的鼻头无力吸了吸,伸手抽起快要见底的纸巾奋力擤着,反手一扔,掉在地上。


今天般若因发高烧而请假未去学校,而咖啡店自然是没办法去了。如果那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肯定会责备自己没照顾好身体吧?自嘲似的笑了笑,取了一旁床头柜的手机,下意识的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喂?」


那人在电话那头显得疑惑,般若这才发觉自己干了什么好事。肯定是病成傻子了,自己不想被骂反而自己打电话过去了。操着沙哑的嗓音,他悄声抱怨着:


「我生病了,发高烧。」


「一目连,你来陪陪我呗。」


对方沉默了好久,好像时间静止似的。正当般若以为对方根本没听见自己所说的话,咬着牙要关闭通话时,那人出声了:


「你家地址。」


这一年,般若十八岁。




6.


般若自个儿住在一间小套房,因为老家离学校太远,只能这么搬出来。虽说一个人有些事情上着实不方便,但对习惯独处的少年,这样是再好不过的了。


托着沉重的步伐,开了门只见气喘吁吁的那人,提着一袋超商买来的食物,空闲的一手撑着墙还在平缓呼吸。


「你何必呢?」般若皱了皱眉,原本发冷的身子却暖和了起来,伸手接过对方沉重的袋子,拉着那人双手进了屋子。


「呼...你是怎么感冒的?」被强压坐在沙发上的一目连好不容易放松下来,抬眸是一双翡翠色瞳仁,担忧神情毫无掩饰,像是要把般若冲昏头似的,让他有些招架不能。


于是,般若就这么把事情缘由告诉了对方。


「...真像是小学生呢。」一目连揉了把般若的金发,递给他一杯方才在超商买的热可可:「生病了要喝热的东西,给你吧。」


般若瞇起了眼,这不是一目连做的热可可。少年像是赌气般撇过头,紧紧抱着怀里抱枕不愿意接手。我要他做的热可可,我只要他做的热可可。


「你不喝吗?」一目连看不到少年泛红双眸,悻悻然的将饮料放回袋子里,看着般若看了老久,双唇微张却不出半点声响。


般若察觉到沉默,偏头望向缩在沙发上的那人,疑惑问道:「你是不是要对我说什么?」想了想,又接了一句:「如果是要骂我没照顾好身体,你就骂吧,我已经作好心理准备了。」


一目连摇摇头,过长斜浏海遮住脸,看不出一丝丝情绪,只听得见这人轻轻叹息。


「不是要骂我啊?难道是要和我表白吗?」般若不知是哪里抽了风,有些半开玩笑的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人,「喂,一目连,你该不是喜欢我吧?我长得那么可爱,也不是没可能啊对不。」


只见沙发上那人僵直了身躯,几秒后弯下身子支手扶额,转头只有一只眼睛露出,翠绿之中似有微风般的温柔,一目连带着无奈的轻笑。


般若一辈子都忘不了他那时的笑容。


「是啊,我该不是喜欢你吧,你长得那么可爱,也不是没可能啊对不。」


「我喜欢你啊,般若。」


沉默。

还是沉默。


当金黄太阳与青绿森林相遇。


轰地一声,金眸少年脸庞涨起绯红,视线不知为何有点模糊,乱七八糟的思路在过热的脑子里肆虐乱窜,太阳穴胀的发疼。


这什么,喜极而泣吗?太没用了吧。原来他喜欢我啊,那我喜欢他吗?我一定是喜欢他的吧,那接下来呢?下一步要干嘛?然后呢......?


然后碰地一声,少年昏倒在谁身上。




7.


般若。般若。般若。

是谁低声喊着他的名字?


般若。般若。般若。

这声音真好听,好熟悉啊。是谁呢?


迷迷糊糊的睁眼,是翡翠般清澈的双瞳。

这眼睛真好看,好熟悉啊。是谁呢?


「你醒了?没事吧,你突然晕倒了,我很担心。」那人指尖轻拂过金色发丝,有些愧疚:「抱歉,吓着你了?下次不会再这样了,对不起。」


哦,这不就是那个刚才向他表白的家伙,那个超好看的咖啡店柜台小哥,那个叫做一目连的人吗。


呵,吓着我?那么突然是谁都会被吓到吧。下次?还有下次啊?表白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哪有下一次。


而且,你不需要道歉的啊,谁叫我也喜欢你呢。


在心里咕哝着的般若,似乎没有发现自己正枕着某人的大腿,皱着眉下意识的就往对方怀里缩了缩:「头疼。」


一目连愣了一下,无奈的勾着嘴角,伸出双手揉揉怀里少年的脑袋瓜,动作轻柔、力道适中,很快般若紧锁着的眉头便放松下来。


「我喜欢你。」般若闭着眼叨叨絮絮:「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你了,但是我不知道。你刚刚说喜欢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那股奇怪的感觉是喜欢。但是我和你差太多了,你走在好前面好前面,而我还只是个小孩子,这不公平。」一边说着,般若将脸往对方怀里埋了埋,耳尖子的嫣红却还是逃不过对方眼睛,被一目连小力的揪了一把。


「我什么时候走在好前面好前面了?我一直都在你旁边呀。」一目连手中动作继续,语气倒是放松不少。刚刚般若昏倒的时候可是吓了他一大跳,急急忙忙的将少年抱起,好一会儿才让般若能舒舒服服的枕在自己腿上,因为害怕只能一声声的在那人耳边叫唤,幸好最后还是醒来了,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放下。


结果还是慌了手脚,那人倒下的一瞬间仿佛心都冷去一半了。


一目连也没想到的是,怎么就这样莫名其妙,将自己丝毫没有察觉的心思说溜嘴,更没想到,对方居然也是这么样的想法。


究竟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呢。


「你的身高也比我前面啊——」般若哼唧着,蹭了蹭对方才面向上躺着,一手无聊的玩弄那人长长的浏海,柔顺的发丝手感意外的不错。


这番话让一目连不禁笑了:「噗...这我就没办法了。没关系,你还能长。」胡乱的在对方头顶摸了一把,伸手握住般若那只玩着自己头发的手,还有些微烫,大概还在低烧。


般若没有缩手。


一目连的手掌有些冷,和仍在发烧的般若成了对比。少年将对方的大掌拉到脸颊敷着,冰冰凉凉的可真是舒服极了。


为什么要缩手?眼前这人是我喜欢的人,是我的人。我的东西当然要抓着不放手,谁放手谁是狗。


「一目连,我喜欢你。」莫名其妙的说出口,但般若哪管那么多,他只是想让眼前的人知道自己心意。握着对方的手紧了紧,金色双眸饶了一圈,最后停在那人脸上,勾起嘴角笑了。


指腹蹭了蹭少年眼角,将枕着自己双腿的某人撑起,有些宠溺的捧着他脸颊,鼻尖蹭着鼻尖:「嗯,知道了。」相视一笑,在两人心中的小花苞,刹那间绽放出粉红色小花,随着加快的心跳一颤一颤。


「我也喜欢你。」伏身,在金色碎发上留下浅浅一吻。




8.


受不住般若百般请求,今天一目连住了下来。打了电话请假后看到某人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这位咖啡店小哥头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上了贼船。


明天是周六,可以晚起。


般若一脸病恹恹的拖着步伐,伸手扯了扯对方衣角,抬眸便是一层雾蒙蒙:「我头疼,睡得不安稳,你陪我睡好不好。」


「我睡沙发你睡床,就这样,快去洗澡。」一目连无奈的弯下腰,抬手用食指关节刮了一下少年的鼻尖,不再理会对方的百般纠缠。


般若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说服对方陪自己睡,嘟着嘴跑去洗澡了,一目连继续收拾着方才买的瓶瓶罐罐。待会儿让他吃点零食吧,垫垫肚子再吃药。一边想着,时间竟不知不觉过去了。


蒸气从浴室中冒出,慢吞吞走出来的般若随意罩着一身过长衬衫,头上还披着一条毛巾,湿漉漉的头发滚着透明水珠,落在衣服渗透而消失。两条白皙的腿亮花花的,一目连觉得这孩子大概是来自找苦吃的。


「头发干了去睡觉,乖。」从牙缝里挤出的话竟让喉间有些发疼,撇头啧地一声,一目连强压下想直接打横抱起眼前少年的冲动,恢复镇静的说着。


「你帮我吹吹呗,我身体好酸呀,抬不起手了。」般若拿着吹风机凑近对方,将手里机器强塞到那人手里,眨着双眼可怜楚楚中带着一丝丝狡猾:「你知道的,发高烧会肌肉酸痛。」


真是...。一目连无奈的将般若扯到自己怀里,让热风吹着那人湿答答的头发,伸手拨了拨。般若头发不长,没多久就乾了,催促似的一目连将少年推到房间里,硬是将对方拉上床给他腋好被子,关灯准备出去时又被拉住了。


「陪我。」带着哭腔的颤音简直是招架不能,一目连虽然脸上仍挂着微笑,但心里却是想要颁给这孩子奥斯卡影帝奖。叹了一口气,一目连还是没办法抵挡对方沙哑的哭腔,躺在那人旁边背对着闭起眼不吭一声。


窸窸窣窣。


一个人的重力压上身体,懒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好热啊,想运动出出汗。」一只手不安分的在乱摸,指尖所到之处都燃起一股火,一目连还是没有动静。


「我成年了哦。」少年轻笑着,突然一股力气将般若反压在床,虽然看不到那个人的脸,却能感受那个人的体温。身上重量再度退开,般若被翻了个身,从背后一双手圈住腰际,双手被禁锢住动弹不得。


「乖,睡觉,以后再说。」一目连半迫半哄,下巴搁在怀里人儿头上低声喃道,双肘将那人拥得更紧,深怕少年又惹出什么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般若失望的用鼻子哼哼着,嘟起嘴把自己往对方怀里埋了埋,也不知道是太累还是因为对方胸膛的温暖,闭上眼很快的便进入梦乡。


傻子,什么都没准备会疼的。一目连听着对方规律呼吸一边想着,低头在金色小脑袋瓜上又给了一吻。


「晚安。」


评论(4)

热度(45)